搡女人真爽免费视频网站

  • 首頁 > 行業喜訊 > 正文

    喜相逢企業租車:P2P租車公司能否殺死傳統租車業 (1)

    發表于 2016-05-06 17:30 閱讀:1280

        尋覓中國經濟好消息的投資者們,把目光投向了行情趨火的新領域—P2P租車。
     
      6月6日,國內第一家做P2P租車模式的“PP 租車”獲得了A輪融資,此輪融資由紅杉資本領投,清流資本跟投,融資金額在1000萬美元。5月底,擁有學大教育背景的寶駕租車剛剛宣布獲得500萬美元融資,原阿里背景的創業團隊又推出了友友租車,并且已經快速完成天使融資即將完成 A 輪融資。
     
      但PP租車最初并未吸引太多關注。“你們為什么要叫愛車匯?沒人知道愛車匯是做什么的。”去年7月的一天,在北京北苑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館里,PP租車創始人張丙軍要和同為清華畢業的美團網創始人王興見面,后者的問題一針見血。愛車匯是PP租車最早的名稱,來自于這家公司在新加坡的名字icars Club,但愛車匯聽上去更像是一個車友俱樂部。
     
      經歷一場小型頭腦風暴后,張丙軍、王興,以及聯合創始人王嘉明、薛承坤共同定下名字:PP租車。“這樣別人起碼能夠知道這是一家可以租到車的公司。”薛承坤向《環球企業家》說道。
     
      可這家租車公司并沒有一輛屬于自己的車。PP租車模式是:有閑置資源的車主把自己的車輛信息放在“PP租車”平臺上,出租其空閑時段獲得收入。而想要租車的租客則可以根據位置信息查找附近車輛,支付相應款項。其背后的邏輯是共享經濟,類似美國的Airbnb模式。這家租房共享網站由著名硅谷風險投資家霍夫曼領投,目前估值已經超過100億美元。
     
      “如果可以,我們愿把公司的所有辦公用品都通過租賃方式實現?,F在公司里的花卉,全是租的。”張丙軍指著會議室旁邊的一顆發財樹對《環球企業家》說。他是清華大學的畢業生,并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張的設想是:一個資源消費經濟下它的使用率是10%,這樣的現象放在共享型經濟下,一輛車5個人分享,它的使用率會提高到50%。在共享經濟的模式里,微觀層面一個資源單體能夠承載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都會被放大數倍,PP租車的社會價值就是滿足用戶用車需求。
     
      這可行么?把共享經濟概念移植到租車領域,可不像租賃花草那么簡單。PP租車要觸動的是一個被經營百年的成熟體系。
     
      改變
     
      去年5月,當張丙軍從新加坡回到國內后,他要做的事聽上去簡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一家交易量為零的公司,要讓中國人保為它們推出一個名為P2P租車責任險的新險種。
     
      這時,“清華”的身份又發揮了作用。同樣經過校友的引薦,張丙軍找到中國人保負責人,努力向他介紹自己在新加坡的運營模式,試圖說服對方。“這個項目介于傳統的租賃行業和傳統的私家車已有的商業車險行業之間,它的風險也會介于這兩者之間。而且比傳統租賃行業風險低很多。”張丙軍如此解釋。
     
      中國人保也明白,這個險種在起步階段不會賺錢,但他們想的更多的是未來。人保的考慮是,作為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在創新和對社會的改變、促進上,人保需要走在前面。此外,張丙軍認為,目前中國社會從上到下對于改革、創新需求非常強烈。他要做的事還是具備一定的吸引力。
     
      PP租車的起點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當時,這家公司在十個月內就獲取到1000輛車,7000千多的租客會員。而新加坡的情況與北京類似,獲得牌照極其困難,養車成本又高,車主愿意嘗試通過出租空閑時間方式獲得經濟收益。
    “PP租車在新加坡有很好的運營經驗,新加坡的保險可以做一些參照?;谶@樣的參照我們制訂了國內的條款。”張丙軍用幾乎同樣的方法,經過4個月,PP租車首先在新加坡設立了新險種。“最后中國人保經過北京分公司、總公司審批,到保監會的溝通,6個月的時間,終于通過。”說到這里時,張深嘆一口氣。他也做了最壞打算。“找人保如果不行,就去找別的保險公司。”
     
      張丙軍知道,對于一個新的行業,首先需要制定行業規則以解決人性之外問題。“中國社會在誠信度上落后西方很多。”在他看來,這只是社會的一面,他更看重中國足以支撐一個新興行業的市場規模。PP租車做過一次統計:愿意將私家車出租出來的人,在新加坡占比是19%;北京、上海為17%。這些人的特性是20至40歲,中低收入人群,多數為20萬元以下的經濟型車,車齡3年以上。“基于誠信、正能量的P2P租車在線平臺,有足夠的市場空間。”張丙軍說。
     
      的確如此。中國的汽車短租市場正在呈現爆發式增長。羅蘭貝格數據顯示,中國汽車短租市場規模從2008年的10億元增至2013年的6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32%。到2018年,中國汽車短租市場規模將達到180億元。
     
      同為清華大學畢業的薛承坤負責產品,他要解決的是細節問題。“畢竟一輛車在中國的家庭地位和西方發達國家不同,車主還是很在意的。”薛承坤表示。他舉例,如果租客從PP租車平臺上同樣租一輛有渦輪增壓的寶來和一輛沒有渦輪增壓的寶來,有渦輪增壓當然省油,但保養費用也高。“我們需要制定一個系數,讓租到渦輪增壓的租客多承擔一部分費用。”
     
      創業初期,在薛承坤的帶領下,PP租車用兩個月的時間研發了一款能夠讓租客“無鑰匙啟動”的智能盒。薛介紹,智能盒主要有三個功能:GPS定位、無鑰匙開關門、自動計算里程。智能盒安裝在私家車方向盤的下方。這個盒子可以追蹤定位,車主能隨時在手機App上查看私家車的行駛軌跡。如果租客超速,也會發出超速提醒。“如果一個用戶超速三次,我們也會取消他的會員資格。”薛承坤說。
     
      智能盒除了是一臺行車記錄儀功能外,還承擔智能開關、計價器作用。通過內置的3G網卡與租客的手機相連,車主不用親自送鑰匙,租客通過用戶身份識別,就能手機遙控打開車門。如果租客選擇按照里程計費,盒子可以直接計算出價格和里程,方便了計價付費。“智能盒有一定門檻,別人復制起碼要研究6個月。”薛深知中國創業土壤的山寨思維。
     
      由于智能盒有“無鑰匙啟動”功能,張丙軍希望盡量減少由此帶來的法律風險。他把PP租車定義為一個社區型的P2P租車平臺,即每個用戶在租車之前需要經過會員認證,而且PP租車的會員認證系統和公安網和交通部的系統集成,可以檢驗租客身份證的真偽和駕駛證。“我們可以查每個人的案底。PP租車還與銀聯合作,通過線上做信用卡支付。這些做法與傳統租賃行業相比,PP租車是獨有的。”張丙軍說。
     
      在PP租車的平臺上,用戶之間可以彼此打分,以此形成信用評級體系。“我們有一個機制,就是優勝劣汰。如果真是有一些極端的、惡劣的用戶影響到其它用戶,我們會取消他會員資格。”張丙軍希望長期建設社區,使整個平臺的安全性越加完善。
     
      競爭
     
      讓張丙軍受益良多的還有紅杉資本合伙人周逵。在紅杉資本內部周逵主要負責TMT項目投資,他對PP租車最重要的建議是:大膽地往前跑,只要團隊不散架就行。
     
      “這個建議其實背后寓意很深厚,當前國內的創業已經進入到一個非常激烈的程度,大環境如此,由競爭推著往前走。”張丙軍說的沒有錯,目前國內P2P租車行業已有寶駕租車等類似公司出現。
     
      周逵希望張丙軍快速建立行業壁壘,盡快把車主和租客兩端的雪球滾起來。后者最初的態度有些保守。剛起步時,張丙軍曾在先穩固北京市場再進軍上海和廣州還是先在其他城市布局之間徘徊。周逵的建議是:項目啟動后,PP租車先在北京市場構建車主體系,然后可以大膽在其他城市跑馬圈地。于是,張丙軍決定迅速啟動其他城市布局。
     
      事實上,無論寶駕、友友、PP租車并無太大的差異化競爭。在PP租車看來,先發優勢才是關鍵。PP租車上線時間在去年11月份,而寶駕則是今年5月上線?,F在PP租車的車主超過4萬人,寶駕車主在6000人上下。這種競爭正在呈現白熱化。“我們好多車主都接到過其他公司的電話,大家都在爭奪客源。”公關總監徐凡博告訴《環球企業家》。
     
      基于此,價格戰成為張丙軍手中的一張王牌。PP租車的定價策略是,在神州租車、一嗨租車的平均價格上減少30%。張丙軍最近調研結果是,傳統租車公司的經濟型轎車平均日租金在240元左右,所以PP租車定價160元上下。
     
      幾乎無差異化的慘烈競爭讓人想起2010年的團購市場。彼時,由于團購市場并無太高門檻,千團大戰局面涌現。而現在,能剩下的公司也只有美團、大眾點評等公司。“砸錢一定是不可持續的,PP租車現在雖然跑在前面,但也追求精細化運營,不能盲目燒錢。”張丙軍說。
     
    是的,這是一個挑戰,但并非難以取勝。王興說:“最先做的公司不一定成功。但最先做的一波公司中,會有一個成功的幾率是最大的。”
     
       感謝您對福建喜相逢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支持,如有建議及問題請致電4006-527-517,客服時刻為您解決!
    福馬店
    地址:晉安區福馬路君臨東城#3樓07店
    電話:0591-22680000  13960907059 

    Copyright 2008-2021 版權所有 喜相逢集團有限公司 閩ICP備14017717號-1福州市晉安區前橫路169號盛輝國際大廈13層

    搡女人真爽免费视频网站